信仰上的「餐桌禮儀」 我在乎吃喝

 

當我們談論飲食的時候,我們在討論什麼?

 

探究飲食,我畫了一幅圖,以「飲食」為中心,逐條支線向外延展。畫著畫著,四周畫滿了線,從每天的早餐至美食指南至Facebook、Instagram,從牛隻的屁至地球暖化至資本主義,白紙上佈著點與線,線是蜿蜒的,延伸分拆再延伸,點是零碎的,盛載著當下的所思所想。

 

範圍太大,一張白紙寫不完。

 

飲食自然是生活的必須。翻查字典,飲食能解「吃喝」,也能指「各種吃喝的食物」。食物含碳水化合物、蛋白質、脂肪、維他命和礦物質,用以果腹,也為身體提供力量、營養,以維持各器官的正常功能。然而,飲食不能單指食物。若然把飲食化簡為食物,強調果腹,滿足如心理學家馬斯洛所言最基本的生理需要──餓了吃什麼,渴了喝什麼,焦點只放於自己,而忽略了飲食、食物與我們生活的關係。這樣,我們的眼光很窄,看不見食物背後連繫的一切,而這一切卻又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。

飲食是一種文化。從食物的種類、烹煮的方式、進食的方法,以至如何食用,往往從中說明一個國家、一個地方的特色。在傳統的中華文化中,人與人的關係圍繞飲食而建立,坐圓桌,用筷子,餸菜放中間,說明了一種與西方不同的價值。

飲食是一種經濟活動的體現。經濟學家泰勒.柯文(Tyler Cowen)曾寫道:「食物是經濟供應與需求的產物。」事實上,從種植穀物、飼養生畜,國與國之間的運輸,以致最後包裝、銷售,無一不是全球化下的經濟活動──我們進食,卻又不能倖免於這種跨國的活動。

飲食也是城市變化的見證,因而影響了我們的生活習慣,如潘國靈在《消失物誌》中提到:「我們看到城市中食物與食物空間的流變,便利店把流動小販和茶餐廳一些小吃轉移吸納,與此同時,原本賣速食的麥當勞又向品味文化轉型……作為消費者的我們購買食物以為自己也在選擇食物場所,其實一些場所的改變卻是大於個人選擇,而與社會和時代變遷密不可分。」

當我們回歸信仰,飲食在《聖經》也有獨特的地位。始祖亞當與夏娃正是因為偷吃禁果而被逐出伊甸園,人類開始需要勞苦地工作,才得糊口。出埃及的時候,摩西與其他以色列的長老同樣又吃又喝,是一種立約的記號。耶穌傳道的時候,時常與人共享筵席,曾在宴會上行神蹟讓水變酒,曾以有限的食物餵飽過千人,曾因與罪人同席被指摘。

 

我們在乎吃喝,但吃喝不止於食物,而是期望從看似日常的一日三餐中,我們能看見有需要的人、看見社會的問題,也看見靈裡的缺乏──你在乎吃喝,但你有想過飲食是什麼嗎?

 

攝影 / 黃國榮
撰文 / 史曉晴

 

馬上購買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