劃出空間,化成孕育生命的舞台

生命的道理,說易不易,說難不難,很多智慧是一早藏在萬事萬物之中。

上年做Breakazine 048《香港命水》那一期時,編輯相約在南生圍,跟在魚塘養魚的陳伯聊起他的養魚之道。每年年初他都會在魚塘下一次魚苗,魚不一定會長得肥美,很在乎魚塘的環境。太擠的話,游水活動的空間不夠,魚就自然瘦小;冬天魚不太吃東西的時候,就不下麵包皮而改用細顆粒的飼料;有時塘水太綠,看着雖然很美麗,但原來這是酸鹼度失衡的表象,陳伯就要下些灰粉來中和平衡一下。聽着陳伯將他逾40年的養魚心得娓娓道來,大家都不禁叫好,讚歎其中的學問。

環境的設定,對生命能如何生長,甚為關鍵。

今天香港的難題是,我們缺乏空間。所說的空間,不單是土地上的,也是心靈上、關係上、時間上、社會參與上、發展和成長上的空間。我們的工時全球最長,樓價也是全球最難負擔,青年人的工資過去10年的升幅,更是遠遠落後於通脹。看着租金飊升,在快餐店吃一口飯也不便宜,再加上紛亂又強勢的政治氣候,許多人都喘不過氣,自顧已不暇。

這樣擠壓的環境,我們並不陌生,試看〈創世記〉開首的描述吧。空虛混沌到底是怎樣的一幅景象?天昏地暗沒日沒夜的話,時間可以怎樣過?有什麼期盼可言?天空海洋大地混亂不堪,生命又怎可能生長?上帝從這樣的亂局中打開破口,帶來創造的生機,當中有什麼啓示,可給我們帶來不一樣的視野?

我們常說的六日創造,從編排上看首先是一個劃界、區分(differentiate)的過程──從混沌中以光劃開黑暗,再把上下分開、把海陸分開;然後,光體、空氣、海洋、陸地、動植物、人,就有了存在的空間和條件,能各從其類,在劃出的空間上生存繁衍。而這背後,都有着上主對萬物的美善心意、欣賞和肯定。基督教信仰強調「分別為聖,合乎主用」,意思就是要從塵世中劃分出來,踐行與世界不同、與天國一致的另類價值,守護上帝所創造的生命。

請看看香港今日的處境。當我們的時間表被迫塞滿,每天都為明天徬徨,我們哪有機會去想像未來?哪會念及世間的需要?當我們每天都在鐵路月台,看着一輛輛列車到站離站卻不得其門而入,被人羣推得左搖右擺,對人又可以有怎樣的憐憫心?當「贏在起跑線」成了即使不說出口也無奈暗暗認同的價值觀,我們哪有空間去體會「失敗乃成功之母」的韌力和胸懷?

我們能為這城市做什麼?如果這個城市當前最深刻的痛楚,來自這種被四方八面的壓力圍困的狀態,使我們在各種政經勢力中身不由己,在爭逐生存條件中不得不拚過你死我活,以致我們遺忘了生命本來的真我與良善,我們今天就當為這城市,劃出一個不一樣的空間,奉行與叢林法則不一樣的人生價值觀,使人從困逼的世俗中分別出來,讓青年人能經驗到彼此聆聽,不怕失敗,在信任中重新奮進。

這就是我們與這城市同在的方式和理由。

節錄 /《突破人》2017/02   #332 〈空間。想像

拍攝 / 黃國榮

撰文 / Breakazine 顧問   Pakkin 梁柏堅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