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小步,行在地上的記錄

 

「這很像人類登陸月球時的那個腳印啊。」我拿着報頭標誌的設計圖,邊看邊說:「不如叫《一小步》吧。」對,太空人岩士唐登月時那句名言:「這是個人的一小步,也是人類的一大步」,就是《一小步》名字的出處;而「步」又與post諧音,再加上以小見大的聯想,脫口說出時真有一種「夾都無咁啱」的感覺。

2013年元旦日,《一小步》就啓程邁步,行在地上了。

很多人說很喜歡《一小步》這個名字,很有一種小清新的感覺。名字雖小,背後的討論,卻是一場關於大時代的思考。

這場媒體實驗的起點,來自一個網上事工Uzone21.com的轉型。這個以Web 2.0觀念製作、於2000年前後誕生的網站,強調用家的社羣互動;但隨着Facebook於香港登陸、手機程式與無線寛頻的高速發展,這個網站沒有足夠資源追趕科技的大潮,漸漸變得落後,急須從根本處更新。

然後就迎來了 然後就迎來了 2012年的浪濤。

 

改變的社區,媒體的實驗

一出世就活在互聯網盛行的年代,青年人會有怎樣的生活習慣、世界認知?世界觀和文化會怎樣轉變?網絡工作最終想看見什麼?然後我們慢慢聚焦到網上網外(online / offline)的媒體實驗。許多年輕人在2012年的「反國教運動」中覺醒,上接皇后碼頭的保育、「反高鐵,保菜園」的抗爭,下啟佔領運動、「我要真普選」的發生。青年人在問,什麼是以香港為家?向地產傾斜、向中國靠攏的發展方向,如何侵蝕這個城市的可持續發展,破壞「一國兩制、港人治港、高度自治」所承諾的自主性?在高速發展的同時,我們失去了什麼難以追回補償的價值和特質?

就在這時候,以社區為單位的行動者開始湧現。

以行動者故事館的方式,記錄公民社會的踐行成果,報道散落城市各處的點點星光,讓人看見即使沒有大型的社會、政治運動,每一個人仍有可做的事,公民社會的力量仍可累積,我們可以看見彼此。

是記錄也是實驗

《一小步》所記錄的故事,都是一場又一場的社會實驗;而《一小步》本身,也是一場媒體實驗,既是為了理解社會現況和新媒體運作,也是為了探索新路,為未來早作準備,想看看互聯網時代下,如何可以在公民社會中以媒體連結經驗,凝聚力量。

這本小書所收錄的行動者故事,無論成敗,即使隨便看看,都滿有啓發;然而,如果你本身也想成為行動者,想為這個城市做點什麼,這些故事就不單止是故事,更是你的參考手冊,讓你從前人的行動細節、身心掙扎中,反照出自己的處境,看見自己想回應解決的問題,少走一點冤枉路。

實驗不是為了萬一行動失敗而拋出來的託辭。實驗之為實驗,是要帶着問題意識,在具體處境中尋找答案。問題意識薄弱的話,我們就只會隨着各種事物現象團團在轉,如同走進大觀園,被各種新奇的做法吸走我們的焦點,被看似很有型很好玩的事物迷惑,判斷不到這些行動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,更遑論要從這些故事中吸取所需的經驗了。

就像《一小步》本身,我們也曾疑惑,受訪的行動者雖很感激我們以報道整理他們的故事,但在各人的叫好聲之中卻看着社會紋風不動,甚至變得更差,我們(無論是行動者還是記錄者)是不是真的在推動社會變好?抑或只是圍爐取暖?在記錄時代的同時,我們也記錄了自己;向受訪者提出的問題,其實也是向自己追問。《一小步》所謂的媒體實驗,到底有沒有試出一點新想法?我們在做什麼?這些故事有沒有至少改變了我們自己?我們的下一步,有沒有反映這中間的看見?只說別人的故事,我們卻坐着不動,這是不是遺漏了些什麼?

如果你在閱讀的同時,也向自己追問這些問題,讓這些問題迫着自己化為行動,誠實面對自己的限制和軟弱,勇敢面對自己的心跳和可能性,這本書你就沒有白讀了。

所謂公民社會,不是只和行動者有關,它更在乎我們每一個人在社會中,帶着公共視野行出自己崗位上的一小步,回應行動者所看見的社會需要

深願這本書上的故事,鼓勵你我一起在社會不同角落行出帶來改變小步。

 

文字撰寫//梁柏堅(突破機構事工發展總監)

相片拍攝//黃國榮

 

馬上購買

 

 

 

 

 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